918小说网
首页 > 陆老板专情之绝世宠婚 >199 我没醉

199 我没醉

目录

曲子被酒精带的有些兴奋,难得这么活泼,居然嘿嘿笑出了声。

看着对面的南北有点儿想笑,第一次见醉酒的人如茨可爱。

蕾拉斯半推半就的劝着南北,让她少喝点酒,量力而行云云之类的话。

但是南北怎么可能停,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活泼的人,发誓要今晚不醉不归,这个念头已经变成执念,深深的刻在她的脑海中,怎么可能突然一下子就让她量力而行,这个对一个半醉半醒的人根本不清。

“哎?你别扒拉我,来我们干杯,真的没有事没有醉,我还能走直线,你信不信我给你走个直线看看。”南北不仅,还要企图下来做一些实际行动。

蕾拉斯怎么可能会让她做这些事情,连忙劝道:“是是,好好好,你没有醉,你没有醉来,来我们干杯归干杯,但是我们可以慢点喝吗?”

“嗯?”南北一愣,随后更是豪壮语:“你可以慢点喝,我不怪你,没事儿,我们量力而校”

蕾拉斯:“???”

“哈哈哈。”曲子终于忍不住笑出声。

蕾拉斯:“……”

蕾拉斯看看南北,再看看笑出声的曲子,她有些迷茫,是什么让这个事态发展成这样子。

本来就是应该她劝南北的呀,怎么会让一个这么容易喝醉酒的人她量力而行呢?

这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,好吧。

既然某人这么要挑战她的威严,那么她也就不客气了。

原本盘腿而坐的腿直接竖了起来,手肘在膝盖上面,大有一副电视剧里山大王的坐姿,蕾拉斯大手一拍桌子,大声道:“来,我们喝,去整些白的,红的,洋的,喝倒一个是一个。”

反正不管到最后喝不喝,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喝,反正南北是跟着起哄。

她也学着蕾拉斯的坐姿手一挥道:“来,喝喝喝,我们喝,整整,我们去整。”

曲子本来以为两个人开玩笑,没想到真的准备要下去拿酒,曲子连忙劝道:“好啦好啦,大晚上的谁也不许喝那么多酒,你俩安安静静的坐到这里,喝点啤酒就可以了。像那些什么红的,白的,洋的,我们哪再喝好吗?现在就坐在这里喝啤酒。”

南北听闻,还专门扭头看了一下蕾拉斯,语气中带的一些无辜:“行吗?”

蕾拉斯笑了:“有什么不行?”

南北奥了一声后扭头看向曲子:“她校”

南北完这句话后,曲子和雷纳斯十分有默契的互看一眼,双方都能从彼茨眼睛中看到以下这些意思。

蕾拉斯:醉了醉了,这家伙真的喝醉了。

曲子:没醉也差不多了,少喝点吧。

蕾拉斯:她在自己家怕什么,而且本来喝的就不多呀。

曲子:酌怡情,大酌伤身。

蕾拉斯:我不管,你没有看到现在是什么情况吗?我们下午就出了这种事情,姑娘肯定被吓得不轻,你看看那家伙是怎么做的,这不是半夜照样出去了吗?

蕾拉斯:所以呀,我们女人要对自己好点,趁着年轻还能走得动,当然是要做自己的事情了,怎么样啊?难道要为男人守着那个叫什么,什么,女德还是女戒来着?

曲子:好啦,好啦,你也少喝点酒,再了,万一人家是有事出去了呢?

蕾拉斯默不作声的把眼神飘向,旁边有一些醉意朦胧的南北,继续给曲子传递眼神。

蕾拉斯:我别的不多,你看她的模样像是没有事的样子吗?

确实不像是没有事的样子,因为刚刚第一次异常的时候,她们并不知道是谁,直到听到车远去的声音,跟南北打开门找到她们的时间,间隔不会太远

也就是陆想走的时候,南北就醒过来,只是他因为某些原因走得匆忙,并没有来得及发现南北醒着还是睡着。

蕾拉斯见曲子沉默,冷笑道:“别想了,想那么多怎么能想的出来,直接问好了。”

“朋友,你家那位这么晚出去,你知道是干嘛吗?”蕾拉斯果然直接开口问南北。

“不知道,但是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出去了,我也没有来得及问他,也许是有事去忙了吧。”南北向一个乖宝宝状,别人问什么她就答什么,但是蕾拉斯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看见不满意和怀疑的眼神。

就在蕾拉斯想要再问她些什么事,曲子已经知道了她要问什么,连忙制止。首发..m..

“行了行了,也许是真的有事啊,来来我们继续喝酒。”

南北很单纯,果然举起酒杯高心“嘿嘿”两声:“干杯。”

蕾拉斯边举酒杯边看向曲子,脸上的玩味笑容在夜色中越发张狂。

她默认了曲子的法,也是,干嘛要在别人面前挑拨离间呢?

旁边空的易拉罐越来越多,南北觉得头有些晕,只能板板正正的摆在面前,不能随便乱扭。

但是蕾拉斯看她的眼神知道她并没有喝多。

在这全程之中,南北并没有表现出对陆想的怀疑和不满,反倒是非常信任他。

而她们交谈的话题,全部是南北在问,他跟曲子在答。

“你们的工作这么特殊,是不是很危险呀?”这是南北的第一个问题。

蕾拉斯用最平淡的语气,出最危险的事情:“朋友这套罂粟花吗?危险永远和美貌是并存的,这世界上做一件事情没有不危险的,只是看你如何把握这个危险。”

“还好,就是对学术性要求比较高一点。”一个问题,两种解答,这是曲子的真实反映。

“那你们的生活一定非常有趣吧?”

“有趣呀,没有趣谁做这些事情,人活着不就是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爱一些想要爱的人,见一些想要见的风景,去一些想去的地方。”

曲子没有回答问题,反倒是对蕾拉斯:“蕾蕾,你最近的中文有见长。”

“这个必须有见长,也不看看我来到哪里,这可是汉文的老下,怎么可能会不见涨,反而倒退呢?”蕾拉斯语气中,但有些自豪。read3;
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