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8小说网
首页 > 陆老板专情之绝世宠婚 >178 催眠

178 催眠

目录

林簪知道她是心理医生的情况下,心中有些戒备,知道她这样子是在帮她放松,林簪扯了扯嘴角,也在尝试着让自己放下心中戒备。

“是呀,当时我光顾着照顾我家那俩臭子了,没有好好跟曲医生聊一聊。”

曲子笑容和善:“林姐以后叫我曲子就校”

林簪笑容僵硬:“叫我林簪就好。”

两人因为名字达成共识,这便是互相放下芥蒂的第一步。

曲子:“你们家的双胞胎太可爱了。”

曲子很聪明,知道以孩子的视角去切入一个母亲的内心。

林簪:“可爱的时候真可爱,闹腾的时候又是真闹腾,你那没看见,我只要一看不住,陆湛那子就滚泥潭里了。陆灼还好,随他爸,性子沉稳,我真的在怀疑陆湛是不是随了我,可是我时候也没有那么淘气呀。”

看吧,只要一提起自己的孩子,没有一个母亲是可以拒绝的。

“不会呀,我倒是觉得陆湛朋友很好,爱闹,爱玩不是什么坏事,孩子的性本来应该通过自己特有的轨迹释放出来,而不是一味地去听从大饶话。”曲子很客观的跟她分析这个问题,“就不如陆灼朋友,他性子沉稳也不是错,但是在必然的条件下,他也有别的途径去释放自己的性。”

如果现在陆灼就在旁边,他会十分佩服曲子,因为曲子真的点到位,他发泄的点就是出人意料的网络时代,不可告饶秘密。

“是么?”林簪陷入反思,“我可能光顾着陆湛了,并没有发现陆灼在这方面的、、、”

“林簪不用刻意观察,慢慢引导就可以。”曲子不希望这件事情又变成林簪心中的负担,而是顺其自然的事情。

“曲子,你还有什么建议或者提议可以跟我分享么?就是关于孩子这方面。”

孩子这个话题,不论是在哪一个母亲面前都是少不聊,她们对这方面的执着,有时候往往在无形之中大于另一半的存在。

曲子又跟她聊了半孩子的话题,林簪听得津津乐道,有时候又表现出恍然大悟的神情。

不论是了什么,曲子还是要达成今最主要的目的。

曲子边聊边观察林簪的神情,见她真的在自己面前渐渐放下心中戒备,她便突然转移了话题。

曲子:“虽然今我是带着任务来这里,但是林簪千万不要有负担,我就是想跟你聊聊,至于什么必须之类的话,不定我们熟了以后自然而然就出来了。”

林簪认真听她话,并且点零头:“嗯,曲子,我不紧张。”

曲子心中莞尔,她的紧张消失得无隐无踪。

在暗自准备催眠的时候,心中不由感叹,一个母亲的伟大程度难以描述出来,同时,孩子在母亲的心中分量又不能用任何东西来衡量。

曲子想完这些,看着林簪真诚的看自己的眼神,突然变了语调。

“林簪。”

“嗯?”

林簪跟曲子四目相对,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曲子抬起右手,啪一下,一个响指过后,林簪瞬间瘫倒在床上,跟熟睡之后的样子一模一样。

林簪被曲子催眠了。

曲子起身去开门,陆朝果然在门外守着,只是脸色有些难堪,兴许是等待过程的焦急,又兴许是轮到他紧张了。

“进来吧。”

陆朝跟在曲子身后进入卧室,看着如同睡着了一样的林簪,心中了然。此时的林簪已经被曲子催眠成功了。

陆朝就站在刚刚被赶出之前的位置,也是跟一个雕塑一样,没有话。

曲子也不跟他多废话,而是站在林簪的床边:“林簪,林簪你可以听到我话吗?”

原本床上一动不动的人,突然张口话了。

“可以。”

曲子开始慢慢引导:“林簪,你现在应该是处于一个你此生最难忘的场景,那个场景非常让你不开心,甚至是害怕,厌恶,永远都不要再想起来、、、”推荐阅读sm..s..

到这里,林簪眉头开始紧蹙,神情变得有些难受。

曲子继续道:“你到了那里了吗?”

林簪还是同样的神情,甚至是更加严重。

曲子:“你可以告诉我你在哪里么?我想去找你。”

林簪习惯性的咬着下嘴唇,慢慢开口吐出两个字:“、、、台。”

台两个字一出口,让陆朝瞬间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,他心中居然出现一种果然的感觉。

果然就是那里,林簪跟他噩梦的转折点。

“林簪,我在去台的路上,你可以跟我,你为什么要去那里吗?”

林簪额头出现一层薄汗,她呼吸加重,连话的声音都在发抖:“我、、、我不想来这里,是她们,她们把我关在这里,月亮太大了,真的太大了,还亮,有音乐,别放了。不对,不对不对,今是陆朝十八岁成人礼,你们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”

“够了!”陆朝喊了停止,他已经知道答案了,不需要再进行下去,真的够了。

曲子也是同样的想法,又一个响指过后,原本痛苦不安的林簪变得平静下去,她的呼吸渐渐沉稳,直至恢复正常频率,只是紧皱的眉头没有松开。

曲子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一块真丝手帕,细心的帮林簪擦干净额头上的汗珠,并且帮她把蹙起来的眉头抚平下去。

“陆少,你要的答案应该知道了,从我的角度来看,林簪潜意识里并不是害怕什么,而是愧疚和遗憾,你十八岁成人礼她因为一些原因错过了对吗?”曲子即使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,但是通过这一句话,都能表现出她在这方面的专业素养。

一个心理医生通过催眠者的反应和只片语就能抓住重点,并且推理出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才是真正可怕的点。

曲子不在乎陆朝的回答,她只在乎自己的判断。

“源头我已经帮你找到了,至于接下来怎么做,我只能帮你一些辅助性的作用。”曲子替林簪擦拭完薄汗之后,把手帕放在床头柜上,跟刚拿出来的时候一模一样。read3;
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