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8小说网
首页 > 陆老板专情之绝世宠婚 >136 陆朝的嚣张

136 陆朝的嚣张

目录

陆朝面露讥讽,咬牙切齿道:“孙贼,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

虽然现在陆朝和林簪结婚三年,并且养育两个儿子,但还是只要提起安逸生这个名字,都是陆朝心里的痛,过不去的坎儿。首发..m..

尤其是每年那几次见面,陆朝恨不得把安逸生拆了,嚼吧嚼吧吃掉。

明明这个子知道他最讨厌什么,还敢在他面前提起,真是长大了,翅膀硬了。

“你到底想什么?”

“就是想问问你,出现这种情况,是应该接受还是...”

陆朝打断他的话,“你心中不是早就有了答案?”

陆想沉思,是,他心中早就有了答案,该死的占有欲不可能让他把这么一个危险的角色放在南北身边,他接受不了。

陆朝也是,只不过当年他做的决绝,他让,哦,不,是他逼着林簪看清楚自己的内心,逼着她做出抉择。

“所以,你现在来问我怎么做?陆想,你知道你跟我的区别是什么么?”

陆想抬眼看他,陆朝继续道:“你跟我的区别就在于我比你狠,比你果断。谁心中没有不舍得,没有不心疼?所以呢?要一拖再拖么?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,到了皮肤溃烂无可救药的时候再狠心吗?何必。”

陆朝声音不高,却字字击溃他内心,让陆想从脚趾颤栗在灵盖。

“我有时候最看不起你这种人,打着爱她宠她的性子,慢慢做着伤害她的事情,如果你下了抉择,那就举起你手中的刀,痛痛快快来一个一刀斩。”陆朝眼中闪过一抹刚毅,被陆想很快的捕捉到。

是他。

这就是那个快刀斩乱麻的陆朝。

陆朝喝过三盏清酒后就不再碰第四杯,有时候陆想也不得不佩服陆朝的把控力。

陆朝手中把玩着黑色的黑陶酒盏,“要我,你家那位就是被你保护的太好了,把她扔出去,让她感受一下什么叫人间冷暖,她就知道什么是爱情。”

陆想还没有接话,陆朝又抢先接道:“也是,你又舍不得,所以有些事情大家都知道,放在自己身上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”

“谁不是。”陆想同意陆朝的话,紧接着饮尽杯中酒。

陆想今晚并不打算控制自己,他难得失控的想要放纵自己,还是在陆朝面前。

“那人叫姬野是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陆想表情变都没有变化,他并不觉得陆朝知道这件事情多差异,从他就得出一个结论,在陆朝面前识趣点,永远不要在他面前谎。

“这名字有趣,人也有趣。”能看出来陆朝眼中的欣赏之意,“人真的野。”

陆朝也是从陆想这里知道姬野这个人,当他无聊的时候让辛绪一查,啧啧啧,真是越查越感兴趣。

姬野所涉及的事情跟他们完全不沾边,他的世界非黑即白,大刀阔斧的手段让他都自叹不如,不禁勾出他的内心好奇,对另一个世界的好奇。

“你要不要尝试把他当成朋友。”陆朝惊为饶一句话彻底把陆想所有的神经都勾了过去。

“嗯?”

“关于这种事情,有时候又不是什么坏事。”

“哥。”

“嗯。”一般陆想叫他这句话时,准是认真的前奏。

“没心情开玩笑。”

“你看我像是跟你开玩笑么?”

陆想没有话,就是因为陆朝没有开玩笑的意思,所以他才...

陆朝知道他的这件事情陆想接受不了,如果他是陆想,他也接受不了,可惜,他现在是陆朝。

陆朝逐渐收起戏谑的眼神,目光清澈幽深:“有时间约出来吃个饭。”

语气中不难听出来陆朝真的对姬野这个人十分感兴趣。

陆想无端心烦,还是应道:“嗯。”

陆朝怎么会不知道陆想心中所想,只是现在整个b市局势复杂,他只能向大局靠齐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陆朝的存在,陆想并不想往高层走,也不打算跟他表哥抢什么东西,也不屑去争什么地位,就低调的做一个陆老板就好。

但是局势变化他肯定知道,也明白陆朝的所想什么。

话风随之变了:“你是那件事?”

陆朝神色未变,把手中黑陶酒盏放在面前,他还是喜欢喝茶水。

虽陆朝没有话,但是陆想懂了,就是因为那件事情。

b市下分四份,虽然陆家独战半壁江山,耐不住别的势力想要分一杯羹。大多时候陆家也不会计较,只是最近一股势力妄想改变b市格局,什么拿不上台面的东西都想往里面挤,脏的乱的臭的,都想挤进来怎么可能。

“这件事情你不用管,老老实实做你的陆老板就校”

“我是想老老实实做我的陆老板,可是,有人却不是这么想,你不我也明白,这件事情没有你我二人想的这么简单。”陆想缓缓开口:“哥,我知道你从来不想混入那种事情,也一直把陆家从里面脱身,但是你也看见了,根本不可能,如果你不想,我...”

“怎么?我不想你就要干嘛?有时候也觉得你长大了,可是你的话,做的事情像是一个大人的?”陆朝根本不想听他后半句话,目光幽深可怕:“你现在尚且能囫囵脱身,如果你也想绞进来,难道还能脱身?”

是呀,混黑的能有几个能全身而退?

“你不怕?”陆想突然抬眼看向陆朝。

谁知陆朝嘴角上扬,目光中的不屑加重。

“我要是怕,这些年就不会这么稳当。”

这句话看似平淡无奇,却让陆想心颤了三颤。

最怕的不是你占白,也不是你全黑,而是站在最乱的灰色地带。

而陆朝,就是灰色地带的王。

这点陆想早就知道,不过,他从未感触如此大。

可谓是震惊所不能形容。

陆想还未从震惊之余反过来劲,一个电话铃声打破这份紧张地气氛。

陆朝电话铃声响起,看到来电显示时,严厉的表情瞬间柔和下去,终收敛了嚣张。

对陆想也没有避讳,直接接起电话。

“怎么了。”

然而接电话的并不是他心心念念的林簪,“爸爸,爸爸,我是湛,爸爸你在哪里?我想吃蛋糕。”read3;
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