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漫里的视频博主 第十章 艺术就是爆炸!

小说:美漫里的视频博主 作者:得得的磨牙棒 更新时间:2020-06-30 08:34:4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叮——叮——

  听着一声声代表着挣扎和希望的锤击,张明躺在车里,透过天窗看着头顶闪耀的星空,面无表情,一切似乎都在他的计划之中。

  然而,实际上……

  他心里慌得一笔,就像只看了目录,明天就要去考试的学生一样,瞪俩大眼睛,哪是看什么星空那,完全就是紧张到睡不着。

  “小电视,你说我明天能成功吧?”

  “小电视,要是我死了,哔站系统会复活我吗?”

  “哎,小电视,你说话呀?别躲在里面不出声,我知道你在家。”

  就这样,张明熬到了凌晨三点钟。

  他背着沉重的背包,离开了吉普车。背包里满满装的是炸药。

  不得不说战乱地区生活的居民,个个都是人才,不仅说话超好听,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“特长”。

  谁能想得到一名年近六旬,整天笑眯眯的茶馆老板,用几种身边常见的材料,就能制造出远程遥控的炸弹。

  张明花了不到一百美元就从他手里传承这门手艺,拍着胸口表示以后定将其发扬光大。

  他捂着鼻子,摸黑来到基地外面的厕所,左右巡视无人后,将炸弹套上防水袋,扔进粪坑中。紧接着,又从包里取出五瓶红色的液体,一打开瓶盖,一股刺鼻的味道散发出来,张明不敢多闻,倒入其中。

  做完这一切,张明头也不回的逃离这个鬼地方。

  他还要去别的地方埋炸弹。

  ……

  拉扎一宿没睡好,他作为这座临时基地的最高首领,每顿饭那是必须吃的饱饱的,少吃一口,都是对他尊严的侮辱。

  于是,他很悲催的成为基地里最早也是最严重的“患者”,特质的卫生纸更是用了不少。

  为了维持老大的尊严,拉扎只能忍受某个敏感部位传来的阵阵疼痛,好在他长者一张马脸,平时就阴沉的厉害,倒是看不出是疼的还是在生气。

  “老大,有点情况。”

  “又是什么情况!”拉扎愤怒的问。

  “他们,托尼·斯塔克和伊森不见了!”

  “就这点事还来问我!”拉扎知道摄像头有死角,指挥着下属,“你们俩去看看,如果他们在偷懒,就给我狠狠的揍!”

  “是!”两名恐怖分子提着枪走了出去。

  两名恐怖分子一脸不情愿的走在路上,大声谈论着要狠狠揍那个亿万富翁的屁股,而此时,托尼他们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刻。

  托尼将一件件钢铁铠甲套在身上,最终形成了一个近两米高的钢铁怪兽。

  胸口的方舟反应堆散发着刺目的光芒,能源如同血液般,在电线中游走,为钢铁怪兽提供动力。

  “还差最后的驱动程序。”

  伊森敲击着电脑,进度条在缓慢移动。

  “肉体”和“力量”已经具备了,这最后个的程序,就是钢铁怪兽的“灵魂”,没有灵魂,它就只是一个铁罐头。

  工坊外面传来门锁被打开的声音,门被托尼从内侧锁住了,外面两名恐怖分子大声呼喊开门,不停威胁要给他们好看。

  终于,其中一名恐怖分子等不及,抬起枪,砰砰两发子弹打在门上。

  他没想到门后贴着炸弹,在子弹冲击下,炸弹发生爆炸,门在炸开的同时,两名恐怖分子当场就被炸死了!

  张明坐在车里,闭着眼,双手合十,撑着下巴,静静地等待。

  轰隆——

  回荡在山洞中的爆炸声传递出来,张明睁开眼,一脚踩下油门!

  吉普车的引擎发出轰鸣,车轮摩擦地面,激起阵阵尘土,利剑般冲向十戒帮基地!

  “敌袭!”

  一名放哨的守卫立即拉响警报,另外一名守卫举起枪就射出了一长串子弹,他们可没有鸣枪警示的概念。

  子弹噼里啪啦打碎了挡风玻璃,张明尽量压低身体,继续死死踩住油门。在靠近基地还有三四百米的时候,他用一块石头抵在油门位置,保持车辆的速度,然后打开车门,跳了出去!

  接连滚了三四圈,张明才停下来,即便穿了一身厚厚的防弹衣,身上依旧是青一块紫一块。

  忍着痛,他从地上爬起来。吉普车像是发了疯的野牛,横冲直撞,冲翻了基地的铁皮门,直直撞进地上堆着的武器弹药中,这才算是停了下来。

  没有发生爆炸。

  在场的几名匪徒终于松了口气,劫后余生后并非是庆幸,而是愤怒,他们转过来,把枪口对准了刚爬起来的张明。

  这个暴露在枪口下的可恶家伙,竟然在笑。正当一个匪徒要扣动扳机时,他注意到张明手里拿着东西,那看起来就像……

  “不!”

  张明大笑着高举右手:“艺术就是爆炸!”

  按下按钮,吉普车完成了它最后的任务,伴随巨大的火焰和冲击波,吉普车成为了一个最恐怖的导火索,无数弹药、炸弹出现了连锁爆炸。

  爆炸足足持续了近一分钟才停下来,当拉扎扒开碎石,走出山洞的时候,他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。

  所有的武器都被毁了!

  这些都是支撑他野心的最大屏障,而现在,全没了!

 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他的下属大多在山洞里,他们还都活着。

  “首领,托尼·斯塔克……”

  “别管什么托尼·斯塔克!”

  拉扎一把抓住下属的领子,愤怒几乎淹没了他的理智,他的视线掠过渐渐淡去的灰尘,落在几百米外的张明身上。

  “我要他,给我杀了他!”

  存活的三十几名匪徒从山洞中冲出,子弹暴雨般打过来!

  剪辑最怕的就是连续、大覆盖性的攻击,上一秒还高举引爆器的张明,下一秒就很怂的趴在地上,以一种极为丑陋但高效的姿势,爬到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后面。

  在子弹冲击下,碎石横飞横飞,张明举起小镜子观察,除了正面有一些人在持续扫射外,左右还各有五六个人包抄过来。

  不过由于昨晚的清肠食物,超过半数的匪徒脸色都不是很好,不少人只穿着单衣甚至赤膊,想想也知道他们的衣服都拿去干什么了。

  这在平时或许没什么,但现在就是他们最大的弱点。

  张明从包里拿出防毒面具,他在防弹衣下面还穿着防水的雨披,做完这一切后,他小心翼翼的又拿出一个引爆装置。

  “希望你们不要太恨我。”

  引爆装置启动,又一次响起来爆炸声,地面随之震颤!

  已经被炸的有点神经质的拉扎身子一哆嗦。

  这世道是怎么了!过去都是他们拿着炸弹去吓唬别人,现在怎么就轮到他们了呢?更新最快s..sm..

  然而,等了一会而,爆炸声音倒是挺大,可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几名匪徒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就在他们以为这只是对方的失误时,一滴黑色的“雨滴”落在了其中一人的脸上。

  “嗯?”

  那名匪徒用手沾了沾脸上的“雨滴”,还放在嘴里舔了下……

  “呕!”他直接就跪在地上呕吐起来。

  在他们头顶,黑色的“雨滴”正在快速降落。

  “天降正义!”张明躲在岩石后面小声哔哔。

  那名匪徒还在思考为什么晴天会下雨这个问题,一股恶臭就从天空涌下来,无数黑色的雨滴落在每一名匪徒身上。

  “啊!”

  伴随恶臭的是火辣辣的刺痛,这是极为熟悉的疼痛感,原本只存在于他们的敏感部位,而现在随着雨滴,蔓延到了全身!

  十几名匪徒痛苦的在地上发出哀嚎,仅剩的几名幸运儿,没有淋到太多的雨水,捂着鼻子,退到了拉扎身边。

  当看到张明从石头后面探出头,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,甚至脸上还有一张防毒面具时,拉扎简直要气疯了!

  没错,拉扎不是好人,他这些年杀的人,就像这片荒漠中的沙粒一样数不清楚。但他东奔西走这么多年,遇到过无数凶残的对手,这么恶心人的家伙,他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  “你根本不配和神的战士,在一个战场战斗……呕!”

  拉扎气得本想说两句狠话,刚深吸一口气,就被现场的恶臭给堵了回去。趁这个空档,躲在岩石后面的张明,还偷偷伸出枪,砰砰两枪,击中了一个匪徒。

  “首领,我们怎么办?”

  拉扎说:“你和你,在这看着他,别让他跑了,剩下的人,跟我一起回山洞,拿重型武器!”

  两名匪徒捂着鼻子,另一只手举着枪,躲在掩体后面死死盯着张明躲起来的石头。

  忽然,背后山洞内传来惨叫声和枪声,一名伙伴破麻袋似的被丢了出来。

  咚——咚——

  沉重的脚步声像是踏在两名匪徒心头,他们端着枪,枪口都在微微颤抖,终于在黑暗中,一个巨大的阴影!

  哒哒哒!

  子弹打在上面,溅出火花,映照出一头巨大的钢铁怪兽!

  它一拳头击飞了一名匪徒,又夺过另外一名匪徒的枪,当做棒球棍,狠狠砸在对方的头上。

  做完这一切,钢铁怪兽才迈着沉重的步伐,走到了基地外面。

  “该死!是谁把下水管道引爆了吗!”

  托尼忍不住骂出口。

  他在钢铁战甲里面,透过面罩的缝隙,看到了地上躺着惨叫的匪徒们,又注意到不远处,正缓缓走过来的张明。托尼警惕的举起手臂,那还有一枚微型导弹。

  “放松,伙计,我是替佩珀过来救你的。”张明的话让托尼垂下了手臂,他晃了晃手里的两幅防毒面具,“而且我想你们需要这个东西。”read3;